首页 小说 药劲误入门,这个男人被算计,付了一千万...

药劲误入门,这个男人被算计,付了一千万...

人网读书 2023/5/17 16:34:16
图片


第1章 :他来了

林双刚打开淋雨的喷头,忽然一只大手从身后伸来。

她被捂住了嘴巴,摁下了身子。

随后就是强硬的入侵......

啊!林双想呼救,可发出的却是呻吟。

身后的男人太霸道太凌厉了,根本不给她喘息的机会。

片刻功夫,林双就在他的侵略下双腿发软,头脑发晕。

淋浴头还在喷洒,水淋淋中,她肌肤丝般柔滑。

“敢算计我,真是找死!”

“反抗什么!你不就是想让我这样吗?我成全你!”

男人猛烈的撞击伴着狠毒的低咒,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

非但如此,他一把扳过林双,改为正面进攻。

一只浴巾甩来,将林双的脸遮个严实。

林双任由男人在身上驰骋,却始终没看到他是谁?

他终于偃旗息鼓,“啪”将一张银行卡摔在地上。

“虽然是你给我下的药,但我不会占你便宜,一千万,买你初夜!”

“咣当!”门被摔上,男人 大踏步走了。

林双瘫在浴池里。

他究竟是谁,他被别人下了药,却上了自己?

服务台查不到此人,酒店抹平了监控记录,

只有银行卡显示,持卡人叫战宇寒!

等林双追查到战氏集团的时候,前台告诉她:战少早就出国了,没有任何人能联系上他。

林双握着一张一千万的银行卡发呆。

究竟侵犯自己的是不是持卡人本尊,她无法确定。

网上查不到他的任何信息。

那男人就这样夺了她的第一次,然后消失了,好像从没存在过。

一切就像做了一场梦,那么的虚幻。

可现实很快打了脸,林双发现自己......怀!孕!了!

中等富商的林家一下炸了锅。

林双被父亲劈头盖脸地责骂,被继母一盆脏水泼出来。

她从千金大小姐,沦为受人耻笑、人尽皆知的荡妇。

~

春去秋来,光阴如箭,五年了。

“号外!”

林双接到信息,“战氏集团董事长医院弥留,战宇寒今日回国探望。”

信息下面附带一张偷拍的图片,男人墨色西装,白色领带,身材高大挺拔,气质清绝俊朗。

他五官深邃,幽深的眸在不清晰的图片里,透着冷鸷与杀伐果决。

林双暗自吸了一口凉气。

这么酷帅妖孽的男人,会是五年前误要了自己的那个?

看儿子的轮廓,是有那么点像哦。

她迅速解下围裙扔在咖啡操作台上,一把拎住四岁的儿子。

“你既然不去幼儿园,那就跟妈咪出去一趟。”

“去干嘛啊妈咪?”林星扑闪着黑曜石般的眼睛,放下手里的魔方。

“认爹!”

当年她被赶出家门,但是她却靠着自己的能力东山再起。

以她如今的真实身份,就算没有男人在身边,几个孩子也都能过得很好。

可是,天有不测风云,林星竟然被查出来患有血液疾病。

她必须找到那个男人才能救儿子的性命!

半小时后,母子俩拎着水果来到战氏集团下属的医院。

护士说,整个楼层只住着战老爷子,他在最里面那间VIP病房。

可几个黑衣保镖拦住了她们。

“这不是那个小荡妇吗?”病房里出来两个贵妇人,一眼看到林双,“就她也配来探望战老爷子?”

“八成是走错地方了吧?她有什么资格看望战爷?”

“这小荡妇叫什么来着?哦对,林双!”

林双?

听到这个名字,叶清清一下皱起了眉,倏然回过头来。

可不保镖们拦着一个高挑靓丽的年轻女人,一张魅惑众生的小脸儿,一双勾魂夺魄的潋滟秋眸。

正是表妹林双。

“你怎么来了?这地方是你这样的女人能来的吗?”叶清清几步走到林双面前,气势凌人地瞪着她。

“我怎么就不能来?”林双冷嗤,“叶清清你管得很宽啊!”

“你什么口气跟叶小姐说话?”一个贵妇人斥道,“叶小姐是战宇寒的未婚妻,也是战老爷子未来的孙媳,你到这里来,她管不着你吗?”

“就是,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性,敢跟战宇寒的未婚妻这样说话!”

“战宇寒?”林双眉心一蹙,他都已经有未婚妻了?

而且是自己的继母的侄女?

她还真是孤陋寡闻。

“让战宇寒出来见我!”林双厉声。

“战三爷是你能见的?”叶清清讥笑,”更何况班机延误,人还没到。我劝你赶紧滚蛋,不要在这丢人现眼!”

“就是那,看她那身工作服,这是穷到连身好衣服都换不起了吗?”

“不只是穷,关键是不知检点,生的野孩子都好几岁了还不知道爹是谁!”

“哈哈哈哈,真是笑死人了!”

“妈咪,这里空气好臭啊!”林星抬起小胖手捂住口鼻,“这么多屎壳郎打哈欠!”

“小兔崽子你骂谁!”贵妇们恼羞成怒,“真是没家教的野种!”

“骂谁呢你!说谁没家教!”林双勃然大怒,卷起袖子就要强势护犊。

“安静!”叶清清怕吵到病房里的战家人,会显得自己这个未来孙媳不周全。

她盯着林双,这女人生了孩子之后,比以前更加妩媚了。

肤白若雪,眸若剪水,周身散发着妖孽魅惑的气息。

她要赶紧赶林双走!

战宇寒就要下飞机了,她不能让战宇寒......看到她!

“林双,”叶清清稳住气息,“我知道你是来看望战爷爷的,可你实在没这个资格,你看看你手里拎的水果,寒碜谁呢?趁战夫人没出来,你赶紧走吧,我都嫌丢人!”

“就是那,来这儿探望战老爷子的,哪个不是几万几十万的礼物,还不一定能见到人,就你这一兜烂水果,也敢来探望老爷子!”

“真是不知廉耻,不知天高地厚!”

“啪叽!”林双将水果扔进旁边的垃圾桶,“你们觉得战老爷子喜欢什么样的礼物?”

“那可多了,可是你买的起吗?”

“就是,懒蛤蟆打哈欠,口气不小!”

“几万几十万的礼物我的确买不起,”林双浅笑,“那我送战老爷子一个重孙子,他应该喜欢吧?老人家不就喜欢开枝散叶,传宗接代吗?”

重孙子?

病房门口的空气骤然一静,随后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凝聚到林星身上。

这个玉雪可爱、精致迷人的小男孩儿,是......

呀!看他俊气的眉眼,还真有战家人的影子耶!

莫非他......

真的是战家哪个孙少爷的孩子?

图片

第2章 :找爹地

战老爷子一共三个孙子呢,眼前这个,会是哪个的种?

反正不管是哪个的,都不会是三少战宇寒的,他都在国外呆好几年了。

那基本就是二少战宇冰的,整个帝京谁不知道二少风流多情?

哇啊啊!

贵妇们和她们的女儿们,纷纷露出羡慕嫉妒恨的神情。

她们今天带着厚礼来探望战老爷子为的是啥?

明摆着为了几个战少嘛。

谁不盼着自己的女儿嫁入帝京第一豪门?

可是眼前这个衣着寒酸的林双,却拎着孩子来占了先机。

大家掐死她的心都有了。

“林双!”叶清清突然脸色铁黑,厉声道,“赶紧给我滚,别带个野孩子在这做梦攀高枝!你什么货色战家会不知道?战少会让你这样的贱人生孩子!”

“也是啊,”贵妇们纷纷点头,“她准是穷疯了,也不知道和谁生的野孩子,要赖给战少呢!”

“居心叵测的贱女人,还不把她轰出去!”

“保镖!”叶清清向几个黑衣保镖叫道,“把这对母子扔出去,不要打扰到战爷爷!”

“是!”保镖一起涌过来。

“这是战宇寒的儿子!”林双挡在林星身前,“他少一根寒毛,你们吃不了兜着走!”

“哈哈哈!”贵妇们大笑起来,就连保镖都笑了。

“林双!”叶清清冷嗤,“你可真会赖,撒谎都不在点儿上!我未婚夫一直在国外,他能隔空跟你生出孩子来?”

“这是战宇寒当初给我的!”

林双拿出那张银行卡,“持卡人战宇寒,错不了吧?”

“你这是在哪捡的?报废的卡你也当真?”叶清清一把夺过银行卡,“咔啪”折成两段,扔进垃圾桶里。

林双错愕了一下,这是那男人留下的唯一一样东西!

想也不想,她抬手给了叶清清一巴掌。

“把这疯女人还有这个野孩子给我扔下去!”叶清清捂住脸,咬牙切齿地尖叫。

保镖们一哄而上。

“噼里啪啦,”林双一阵拳打脚踢。

叶清清和一众贵妇都傻了眼。

走廊里保镖倒了一地,“哎吆歪”地齐哼唧。

叶清清直勾勾看着林双,这女人怎么这么能打了?

林双正考虑要不要继续打,病房的门开了,传出一道威严清丽的声音:

“谁在外面吵?”

空气一下凝固了,叶清清闭住了嘴巴,保镖们狼狈地爬起身。

眼前是战二爷的夫人唐蓉,也是战家三少的母亲。

战老爷子两子三孙。

三少战宇寒是老二家的。

“伯母,”叶清清指指林双,“是那个疯女人在这吵闹,我正劝她呢!”

唐蓉一双丹凤眼看向林双,似乎是认识她,随后皱了眉。

叶清清心里一喜,林双的声名狼藉,看来帝京真是无人不知啊?

“她在这吵什么?”唐蓉说,“战家跟她没有瓜葛。”

叶清清急忙回答:“就是无理取闹的泼妇,赶她走就好了!”

“不对,”林星抬头望着唐蓉,礼貌却不失霸气地说,“姐姐,我是来找爹地的,不是无理取闹!”

姐姐?

唐蓉眼前一亮,低头看向身前的小团子。

这个小团子,跟她家大孙子还有些像呢。

“你叫得谁啊?”唐蓉和蔼地问。

“当然是你啊?”

林星瞟一眼叶清清,对唐蓉说,“姐姐你不要信这个阿姨的话,我妈咪不是泼妇,她才是!”

两声甜甜的姐姐叫出来,唐蓉心花怒放。

叶清清却受不了了,“死孩子你叫谁阿姨?”

“姐姐你看到了吗?”林星指着叶清清,“这个是不是泼妇呀?”

叶清清急忙捂住了嘴,为自己的失态忐忑。

“可是你应该叫我奶奶的,”唐蓉满意地摸摸林星小脑袋,“我孙子跟你差不多大。”

“那我也叫你奶奶吧,你看起好亲切,说不定是我亲奶奶呢?”

林星瞬间演技飙升,唐蓉一颗心都融化了。

“保镖,快把这娘俩儿扔出去!”叶清清可慌了,“这野孩子吵到夫人了!”

“不要仗势欺人,”唐蓉敛着眉心,“让保安送人下去就好了。”

“不用保安!”

林双拉住儿子的小手,既然战宇寒还没回来,那自己也没留下的必要。

“我们自己会走。”

“妈咪!”

林星牵着唐蓉的衣角,笃定地向林双摆了摆小手。

“我想跟奶奶再玩一会儿,等下我自己回去吧。”

林双正准备拒绝,却看到林星的大眼睛不停地眨啊眨。

这小鬼头,这想是在这做卧底吧?

真是人小鬼大!

不过说到人小鬼大,还得是自己的大儿子林阳。

此时林阳已经到达机场,正在出口堵图片上那个男人。

据说是自己爹地的......战宇寒!

战宇寒此时正戴着墨镜,昂首阔步的走过来。

保镖前四个,后四个。

强大的寒流,顿时就让航站楼的温度降到了冰点。

来往客人纷纷躲避,方圆几十米内,除了保镖没有人烟。

不!

有个一身黑色西装的小不点站在那里,堵住了战宇寒的路。

老远看,小不点像一个缩小版的......自己!

“爹地!”

战宇寒正被这道冷酷的小身影吸引,林阳已经叫出了声。

爹地?

战宇寒回头看看,除了自己和保镖也没别人。

那他叫得谁?

这小不点不是自己的儿子,他比儿子胖了很多。

“小朋友,你是......”

“爹地,”林阳清冽霸气的声音,“我是你的儿子呀。”

战宇寒罕见地懵了一下。

一改平时的臭脾气,蹲下身温和地说:

“你是不是迷路了,我可以带你出去,顺便帮你找到爸妈。”

“妈咪不用找,她去太爷爷那边等你了,”林阳沉稳地说道,“爹地也不用找,就是你啊!”

“怎么会是我呢?”战宇寒薄唇微笑。

林阳认真地回答:“看模样你就知道答案了,这还用问吗?”

战宇寒摘下墨镜仔细看着眼前的小人儿。

的确,这小家伙跟自己有些像。

他抬起头,目光看向保镖。

保镖们纷纷点头,一致认同小人儿的话。

“可我儿子不是你......”

战宇寒笑了,“你一定是二哥的种吧,总之像战家人。”

“可妈咪说爹地叫战宇寒,就是图片上的你呀。”

林阳给他看打开的手机屏幕。

战宇寒一下锁了剑眉。

没错,图片上的男人正是自己,是在W国机场,上飞机前的影像。

可恶!

是谁这么准确的拍下了他?

点击此处继续阅读下一章

阅读原文 阅读 969
分享到:
GPT Ai智能机器人